页面载入中...

  麦克尤恩也谈到,自己被问到最多的问题,就是如何结构自己的小说。

  “感觉现在新出现了一个需要解释你自己写的东西这样一个行业:你需要再写一个短篇小说去解释你的小说,但是其实写小说的乐趣就是它不断带来惊喜,一个东西可以引申另一个东西的产生。小说的两个主要的元素像绳子拧在一起一样:情节会派生角色,角色会影响情节,这个技巧是非常复杂的。写小说最开心的是,给你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一个本来很边缘的角色发展得非常灿烂,或者一个角色的行为把你的情节拉到一个新的阶段,当你写到最后你会完全忘记了发生的过程,所以解释真的很困难。”麦克尤恩说自己的写作就是控制自己的句子,但是给人物以自由。“我对我写下的句子有我非常坚持的控制,我写完句子的时候会不断回头看。”

  但他表示,自己也很乐意听到评论家们的声音,他们有时候把作家都不知道的东西写下来,尽管有的评论家是为了写而写。“我昨天知道,有中国评论家说,刚看到我的小说时,觉得我很邪恶,并说不想见到我。“麦克尤恩接着说:“我很期待见到他。”

  关于所谓的“邪恶”,麦克尤恩也有自己的回应,他谈到自己故事的主人公的确很多都是边缘人,自己的身世和经历也让他对自己的阶层产生焦虑,“在读当时的文坛大人物安格斯·威尔逊、金斯利·艾米斯和艾丽斯·墨多克的作品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无计切入。我不了解他们描述的中产阶级世界,对西利托和斯托利笔下的工人阶级世界也完全陌生。我要找到一个与历史和社会都剥离的虚构世界。所以这些人物身上都带有我的气息,我的孤独,我对社会肌理构造的无知,连同我对融入社会肌理,发生社会联系的渴望。所以他们就这副怪样子出来了。”麦克尤恩在一次访谈中说。

  但是冷军在意的并不是这些,我们可以看看他接受采访时是怎么说的:

  “很多学生到我这儿来,要跟我学习这方面的绘画技法,我说没有技法,你有艺术感觉才是关键,不择手段去达成你的感觉就是了,这就是技法。”

  “我一直遗憾我影响了太多这样的艺术朋友,他们对艺术理解不深时遇到了我的作品,对他们而言是很有害的。我告诉他们尝试性地玩一玩、过把瘾可以,但千万莫瞎折腾,画自己的感觉最重要。”

  冷军的意思很明白,太多人本末倒置,只看技巧,却忽视了作为根本的艺术感觉。

admin
北京海淀2000达人秀广场舞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