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盛世光影见证伟大变革

  近年来,《兄弟》、《活着》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、《第七天》等余华的多部作品被译介到美、英、意、日、韩等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,作家本人也频繁受邀至世界各国进行演讲、出席活动,他从个人和中国经验出发,打开与世界文坛的交汇。新书《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》正是这段时间内发表的杂文结集。

  书名《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》源自余华2010年5月参加耶路撒冷国际文学节期间参观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经历。在该馆的国际义人区,余华看到一位波兰农民被视为英雄,他在二战中,将一个犹太人藏在了家中的地窖里,因而救了这位犹太人一命。有人问这位波兰农民,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犹太人,他说:“我不知道犹太人是什么,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。”在余华看来,这个勇敢的行为意味着人性的力量:“文学包罗万象,但最重要的是什么?就是人。”

  《我只知道人是什么》收录了23篇杂文,都是由余华本人亲自编选,所涉及的主题各不相同,谈文学、谈现实、谈写作、谈艺术、谈往事,如《兄弟》创作中如何处理命名问题?《第七天》的灵感来自何处?叙述中遇到障碍如何破解?文学如何洞察生活和呈现真实……《你家房子上CNN新闻了》一篇则是他2018年初在维舍格勒获颁塞尔维亚伊沃·安徳里奇文学奖的致词。

  澎湃新闻获得授权,摘录其中一篇,抢先试读。

  司马光砸缸之类的情况,或许难得一遇。但能够克服思维定势,破除由经验和习惯造成的僵化认识模式的逆向思维,却能在日常生活中屡屡发挥巨大作用。某时装店的经理不小心将一条高档呢裙烧了一个洞,如果按常规思维,要么降价处理,要么织补一番蒙混过关。但这位经理突发奇想,干脆在小洞的周围又挖了许多小洞,并精于修饰,将其命名为“凤尾裙”。一下子,“凤尾裙”销路顿开,该时装商店也出了名,逆向思维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

  步入信息时代之前,凭经验判断问题固然容易陷入思维误区,身处“大数据”几乎无所不能的当下,其实更应该提防思维定势和僵化问题。简而言之,凭经验办事,人们多少会有所怀疑,而面对严谨精确的“大数据”,很少会有人敢于质疑。其实,“用数据说话”,并不见得就一定完全正确。譬如,近几年受到媒体关注的所谓借助大数据填报志愿的高考志愿卡,就需要多长个心眼。如果其中的数据统计不全,其后果可想而知。即便数据真的可信,推测出某个专业的录取分数很低,岂不是会“引导”很多考生报考这个专业,反而会把分数抬高? 

  “夫祸患常积于忽微,而智勇多困于所溺”。任何事物都具有多方面属性,不按套路出牌的逆向思维,常常能能独辟蹊径,在别人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有所发现,从而出奇制胜,令人耳目一新。人生固然应当按部就班,但又何尝不需要“反其道而行之”?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盛世光影见证伟大变革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